<strike id="f97z1"><dl id="f97z1"><video id="f97z1"></video></dl></strike>

<address id="f97z1"><nobr id="f97z1"><meter id="f97z1"></meter></nobr></address>
<form id="f97z1"></form>
      <address id="f97z1"><listing id="f97z1"></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f97z1"><address id="f97z1"></address></address>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風起揚帆正當時 仲裁事業譜新篇
      時間: 2022-05-18

       

      2022年是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以下簡稱中國貿促會)成立70周年。伴隨著新中國成立和改革開放,中國貿促會肩負開展國際經貿交流合作歷史使命,承擔起貿易投資促進、商事法律服務、參與全球經濟治理等重要職能,為國家經濟社會發展作出特殊貢獻。其中,以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以下簡稱貿仲)為代表的商事仲裁服務構成了中國貿促會商事法律服務的重要組成部分,在促進開放型經濟發展和服務對外工作大局中具有重要意義。

      作為新中國成立的首家仲裁機構,貿仲親歷并推動中國仲裁法治和實踐的發展,為促進我國國際經貿投資往來、推動我國更高水平對外開放提供了有力法治保障。

       

      篳路藍縷  開啟涉外仲裁新實踐

      1954年5月6日,政務院第215次政務會議通過了《關于在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內設立對外貿易仲裁委員會的決定》。根據該決定,貿仲(當時名為對外貿易仲裁委員會,后更名為對外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現名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于1956年正式成立。從此,我國歷史上首次出現了獨立公正審理國際商事爭議的仲裁機構,開啟了中國涉外仲裁的實踐探索歷程。

       

      圖為1954年5月6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在第215次政務會議上正式通過了《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關于在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內設立對外貿易仲裁委員會的決定》。

       

      自成立后,貿仲走過一段“摸著石頭過河”的發展歷程。由于當時中國對外貿易不發達,外界對貿仲也不甚了解,大量的爭議是貿仲以調解者的身份促使當事人自行協商而解決的。

       

      1961年1月,周恩來總理和吳努總理在中緬經濟技術合作協定上簽字,推薦使用中國貿促會對外貿易仲裁委員會(CIETAC)的仲裁條款。

       

      隨著改革開放政策實施,我國與各國各界的貿易往來迅速發展,極大地促進了中國仲裁事業的蓬勃開展。為了適應對外開放和對外經濟貿易關系不斷發展的需要,國務院于1980年2月作出決定,將貿仲受案范圍相應擴大到有關中外合資經營、外國來華投資建廠、中外銀行相互信貸等對外經濟合作方面發生的爭議。貿仲仲裁工作得到迅速發展,受案范圍、案件數量、案件性質,都有了大幅度突破和提升,在解決我國內地企業與其他國家和地區企業之間的經濟、貿易、投資糾紛方面,發揮了巨大的作用,為中國的改革開放和經濟繁榮作出了重要貢獻。

       

      1980年代,貿仲派員參加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關于討論《國際貨物銷售合同公約》問題的大會,并作發言。

       

      1986年,中國仲裁事業迎來了又一重要歷史節點,中國正式加入《承認和執行外國仲裁裁決公約》(以下簡稱《紐約公約》)。此前,貿仲從涉外仲裁實踐需要出發,積極呼吁并推動中國加入《紐約公約》并為促進中國盡早加入《紐約公約》作了大量工作。中國加入《紐約公約》后,貿仲又積極參與推動公約在國內的落實與執行,爭取各級人民法院對仲裁的大力支持,有力推動了國外仲裁裁決依據《紐約公約》在我國的順利執行。

       

      2003年10月21日,貿仲資深仲裁員唐厚志先生因為國際仲裁發展作出的特殊貢獻榮獲瑞典國王卡爾十六世?古斯塔夫頒發的瑞典皇家勛章。

       

      國際商事仲裁委員會(ICCA)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致力于促進國際商事仲裁和其他爭議解決方式發展的國際仲裁權威組織,其兩年一屆的國際仲裁大會被譽為國際仲裁界的奧林匹克。2004年5月,貿仲成功舉辦了國際商事仲裁委員會(ICCA)第十七屆國際仲裁大會,這是ICCA第一次也是迄今為止唯一一次交由中國仲裁機構在中國內地舉辦的國際盛會,充分顯示了貿仲在國際仲裁領域的積極作用,極大地促進了我國仲裁事業的發展。

      貿仲是我國改革發展的受益者,也是我國仲裁法治建設的實踐者和排頭兵。作為我國最早的仲裁機構,貿仲為我國《仲裁法》的制定貢獻過諸多規則探索以及實踐經驗,也為涉外仲裁的發展繪制了一幅幅法治畫卷。

       

      守正創新  仲裁工作邁上新臺階

      66載接續奮進,仲裁事業發展蹄疾步穩。自成立以來,貿仲始終堅持獨立公正高效的仲裁服務宗旨,妥善處理了以涉外案件為主的商事爭議5萬余件,案件當事人涉及100多個國家和地區,仲裁裁決在世界范圍內得到廣泛承認與執行,仲裁公信力得到國內外的一致認可。

      近年來,貿仲主要業務指標屢創歷史新高,與國際主要仲裁機構相比,受案數量始終保持領先,涉案爭議金額、當事人國別數均位居前列。2018年,涉案標的額首次突破千億元(均為人民幣)大關,此后連續四年涉案標的額均超過千億元。2021年受理案件數量首次突破四千件,涉外案件平均標的額高達九千萬,案件涉及93個國家和地區,其中當事人來自74個國家和地區,涵蓋36個“一帶一路”國家和地區,創歷史新高。

      2021年5月,貿仲被業界權威國際仲裁調查報告評為全球最受歡迎的五大仲裁機構之一,這是中國內地仲裁機構首次在全球權威仲裁機構調研報告中躋身前五,體現了業界對貿仲仲裁服務的廣泛認可,彰顯了中國仲裁的影響力。

      貿仲立足新發展階段,多措并舉、積極作為,發揮行業引領作用,推動仲裁工作高質量發展,構建仲裁發展新格局,各項工作取得積極成效。

      第一,制定出臺多部重要規則,提升仲裁法律服務水平。貿仲1956年頒布第一部仲裁規則,后歷經八次修訂,開創了仲裁與調解相結合的“東方經驗”,圍繞國家社會經濟發展大局,緊跟國際經貿投資發展潮流,聚焦國際爭端解決前沿問題,以更好地服務中外當事人的多元化、多樣化爭議解決需求為目標。其中,現行2015版仲裁規則增加了追加當事人、多份合同仲裁制度,完善了合并仲裁規定,大幅提高簡易程序審理案件的標的額至人民幣500萬元,增設貿仲香港仲裁中心管理案件的特別程序,加入了緊急仲裁員程序等規定,被業界譽為具有現代化、國際化水準的仲裁規則。

      貿仲在《網上仲裁規則》《金融爭議仲裁規則》《建設工程爭議評審規則》基礎上,又于2017年頒布出臺了《貿仲國際投資爭端仲裁規則》《貿仲香港仲裁中心擔任指定機構的規則》及《貿仲香港中心第三方資助仲裁指引》等三部重要規則,提供仲裁前沿實踐探索,填補國內投資仲裁領域空白。

      值得一提的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之初,貿仲發揮業界引領作用,率先發布了《關于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積極穩妥推進仲裁程序指引》,引導當事人進行網上立案,新建了智慧化、數字化、現代化的網上庭審中心,積極推進仲裁庭和當事人采用視頻方式開庭審理,大力倡導電子化文件送達,及時舒緩了疫情防控期間立案難、開庭難的問題,其采取措施之快、創新力度之大,在國內外仲裁業界均屬領先。

      第二,完善仲裁服務網絡,加快形成創新發展新格局。貿仲著眼于服務國家發展戰略,先后在全國各地設立13家分支機構,就近提供爭議解決服務,助力建設法治化市場營商環境,為服務國家更高水平對外開放保駕護航。為響應“一帶一路”倡議,滿足企業“走出去”需求,貿仲設立了內地仲裁機構首家境外分支機構香港仲裁中心,在溫哥華和維也納正式設立了北美仲裁中心和歐洲仲裁中心,并由此形成了以北京為中心,輻射全球的爭議解決服務網絡。

      第三,加強隊伍建設,打造高水平國際化專業化仲裁隊伍。貿仲培養了我國第一批涉外仲裁員隊伍,為推進我國仲裁事業國際化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2021年,貿仲順利完成新一屆仲裁員換屆工作,著力提升仲裁員隊伍全球化結構和專業化水平。仲裁員名冊現有仲裁員1698名,包括中國內地仲裁員1215名,首次實現中國內地各省區市全覆蓋;外籍及港澳臺仲裁員483名,來自85個國家和地區,包括47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仲裁員隊伍的國際性更顯著、權威性更高、專業性更強、覆蓋領域更廣,能夠更好滿足當事人高質高效仲裁服務的需求。貿仲還專門設有國際投資爭端仲裁員名冊、調解員名冊、CEPA投資爭端調解員名冊、建設工程爭議評審專家名冊等,以滿足當事人的多元化爭議解決需求。此外,貿仲開設仲裁員培訓、律師執業培訓等課程,與多所高校深化合作機制,努力培養大批德法兼修的高素質涉外法治人才。

      第四,堅持把非訴訟糾紛解決機制挺在前面,完善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作為首批納入最高院“一站式”國際商事糾紛多元化解決機制的仲裁機構,貿仲積極參與最高院“一站式”國際商事糾紛多元化解決平臺建設,完善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自開創仲裁與調解相結合這一制度以來,貿仲于2018年5月專門成立了調解中心,并于同年發布調解規則。2003年,貿仲制訂《金融爭議仲裁規則》,為當事人提供更加專業、經濟、快速的金融爭議解決服務。2000年,貿仲成立域名爭議解決中心,并作為亞洲域名爭議解決中心的北京秘書處,根據授權解決頂級域名爭議。2005年,域名爭議解決中心同時啟用“網上爭議解決中心”名稱,同年發布《網上仲裁規則》,開我國網上爭議解決的先河。

      第五,擴大國際仲裁交流合作,提升中國仲裁國際影響力。貿仲與76家國際機構簽訂合作協議,廣泛開展國際仲裁法律交流合作,大力搭建國際交流合作平臺,打造了中國仲裁周、中國仲裁高峰論壇、貿仲全球仲裁員大會、“一帶一路”仲裁機構高端論壇、“貿仲杯”商事仲裁和國際投資仲裁兩大賽事等一系列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知名品牌活動,宣傳中國仲裁法治建設成就,獲得了國內外的高度關注和好評。 

      自2009年起,貿仲受邀擔任聯合國貿法會觀察員,參與國際規則制定和文件審議。貿仲還是國際商事仲裁機構聯合會(IFCAI)的唯一中國仲裁機構成員,也是亞太區域仲裁組織的創始成員和主席團成員,是亞洲域名爭議解決中心的創始成員和現任主席單位。

       

      2009年,貿仲成為聯合國貿法會觀察員,長期參加貿法會仲裁、調解等爭議解決國際會議。

       

      2019年,貿仲牽頭發起并與近30家境外仲裁機構和13家國內仲裁機構達成《“一帶一路”仲裁機構北京聯合宣言》,提出了共建“一帶一路”仲裁機構更加緊密合作機制的倡議,獲得了高度評價。2021年,貿仲聯合32家境外仲裁機構和15家國內仲裁機構共同發布《“一帶一路”仲裁機構北京聯合宣言合作機制》,進一步深化了“一帶一路”國際仲裁機制化合作,標志著仲裁服務共建“一帶一路”邁進了新階段。

      第六,深化理論研究,為仲裁法律研究注入新活力。自2015年以來,貿仲每年發布《中國國際商事仲裁年度報告》,為促進我國國際商事仲裁發展提供了經驗和素材。自2016年起,貿仲組織課題組對37個國家的仲裁制度開展研究,結集出版了六卷“‘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國際商事仲裁制度研究”系列叢書,為中國企業在“一帶一路”相關國家開展商事活動時防范法律風險、有效解決爭端提供指導和建議。

      在嚴格保密相關信息的前提下,貿仲遴選熱點行業領域的大量案例,通過系統梳理和總結,精心挑選經典案例集結成冊。比如,《“一帶一路”仲裁案例選編》為“一帶一路”和國際經貿投資爭議解決提供理論和實踐參考,《股權轉讓仲裁案例精選》提示股權轉讓市場主體應予關注的風險防范問題。

      值得關注的是,去年貿仲編輯出版的《<聯合國國際貨物銷售合同公約>在中國仲裁的適用》被聯合國貿法會圖書館收錄,為國際仲裁理論實務研究貢獻中國智慧。

      此外,貿仲還開展了第三方資助仲裁等方面的前沿課題研究,頒布了貿仲香港仲裁中心《第三方資助仲裁指引》,是最早在第三方資助領域出臺專門性規范指引的國際仲裁機構;出版了中英文《涉外仲裁年刊》《仲裁與法律》等刊物,參與國家社科基金重點項目研究課題,參與編寫高校法律教材,為促進仲裁實踐提供了豐富的理論源泉。

       

      歷史照亮未來,奮斗未有窮期。在新時代風起揚帆之際,貿仲將從70年貿促事業發展壯大的光輝歷程中汲取智慧和力量,轉化為推動仲裁工作改革創新的強大動力,努力開創中國仲裁高質量發展新格局,譜寫中國仲裁事業發展新篇章!

      舌头胖大有齿痕

      <strike id="f97z1"><dl id="f97z1"><video id="f97z1"></video></dl></strike>

      <address id="f97z1"><nobr id="f97z1"><meter id="f97z1"></meter></nobr></address>
      <form id="f97z1"></form>
          <address id="f97z1"><listing id="f97z1"></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f97z1"><address id="f97z1"></address></address>